重本玄

自留地 WF嗑不停

今日心情

我明明是把lof当成萌cp自留地的 结果成了胡乱发言的地方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强迫自己睡了一觉。

睡着的时候天是暗黄色的,因为我的屋子常年拉着窗帘。

他们告诉我,把窗帘拉开,就可以看到阳光了。

倘若窗帘轴锈迹斑斑我每拉开或合上一次都需要费很大力气呢?

我现在就挂在一个已经锈了的窗帘轴上,等待着它自己慢慢脱落。

昨天晚上回家的路上,我看到太阳被云裹着,时而露出些光时而无光。我以为是太阳在动,我爹告诉我明明是云在动。

我被我的日子裹着,我以为我在挣扎,可我还是被密不透风的空淹没了。

睡着的时候我左半边的脑袋很疼,我突然想起那天我把一牙缸的水倒在了头上,那水顺着我左半边的头发一点一点滴下来,显得很狼狈。可我依然没清醒过来。

我曾确信我可以挣脱无边的恐惧可以挣脱难以控制的虚与暗,我唯物主义时而唯心主义了那么久,最终不得不以失败告终。

我曾确信坠落是为了更好的复生,可从地缝里爬出来的感觉太过于煎熬,I am tired.

你问我我怎么了,是个那么久我终于有了一个非常坚定的答案,坚定得如共产党宣言里的口号一般:我不知道。

我也不奢于谁能知道,也许这本就是一场恶性循环,唯物着唯物就滑进了唯心,因为我是人。

人都有心。

我睡不着的时候常常强迫自己待在一个四面墙都是白色的空屋子里,宛如一张铁幕将我与复杂的思想和念头隔离,我甚至为我脑子里的这套程序找了一个叫Chris的ai来管理。

我曾经为我这套睡眠程序引以为傲,可最后它还是失效了。我睡不着了。

然后我开始发现我在睡着与睡不着之间有一条线,当我发现我脑子里开始出现一些很违和永远不会发生的现象的时候,我就快睡着了。

我最近发现它也要失效了。

今天我逼自己睡觉的时候,我设想我狠狠地掐住了脑子里的自己,却突然发现,脑子里的那个自己是谁?

这是我近几个月来第二次感觉它要跑出来了。

我的家庭朋友劝我,治疗我,有的管用了有的没有用。我依然时而在晚上感到内心慌乱,在白天边努力边虚掷时光。

于是泪也白流了,汗也白流了。

我常常希望我可以die in dawn,我常常想我可以打开窗户敞敞亮亮地掉下去,我可以像我写的小纸人一样在梦里没了呼吸。

可是我不敢。

我才没有死的勇气。

我仍坚信这世间千般美好不可撼动,恶灵遍布仍有善意长存,有人是天边第一抹晨曦照亮我去时的路,有人是暗夜里最后的光点燃我归时的心。I still believe in hero.

但life和lie总容易让人混淆,我的日子往往过着过着变成了一个beautiful lie,可能也并不美好,唯有那一瞬间夸张大笑时的繁华烟火,往后就是烧不尽的百年孤独。

我能怎么办呢?

我该怎么办呢?

我不知道如何收尾了,但就像我跑了题的作文一样:重在过程。我迷恋内心煎熬削我形骸,可我忘了千帆竞渡后也许结局并不那么美好。

我常想我能深埋六尺之下,看一看这究竟是个怎样的魂灵。可我常困于心底六尺之下,未跌入深渊,却依然动弹不得。

我没有什么好听的话结尾了。

我醒来时,屋里昏黑如旧,我未看到破晓的云。

可即便北半球的昼正越来越短,我仍有明天。

Here I am.

评论